古诗词

王维与孟浩然田园诗歌的异同

发布:神奇 2022-10-13 18:52 分类: 诗词大全 标签:

1. 比较分析王维与孟浩然诗歌的异同

王维、孟浩然是唐开元、天宝年间山水田园诗派的代表.本文就王孟诗风的相同之处和不同之别谈点粗浅的认识.首先谈王孟诗风的相同之处.说到王孟诗风不能不说王孟的共同生活归宿—— 隐逸.在古人的心目中,孟浩然是天生的隐士.其实不然,王维曾写:“襄阳之状,颀而长,峭而瘦,衣白袍⋯⋯”王士源写孟浩然:“骨貌淑秀、风神散朗.”孟浩然自己也有《抒怀贻京邑故人》“惟先自邹鲁,家世重儒风.三十既而立,嗟吁命不通⋯⋯感激遂弹冠,安能守固穷?当涂诉知己,投刺匪求蒙”在《洗然亭竹亭》里:“吾与二三子,平生结交深.俱怀鸿 鹄志,共有鹤鸽心.逸气假毫翰,清风在竹林,达是酒中趣,琴上偶然音.”孟浩然曾给张九龄写《望洞庭湖赠张丞相》“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可见,孟浩然不是天生的高士隐士,他憧憬、渴望过仕途,然而却因种种的原因使他在仕与隐的矛盾中过日子,看他飘逸、出世,其实不然.王维,是中国文学史上多才多艺的文人.他21岁考取进士,曾任过太乐丞,因故被贬后,受张九龄的提拔重回朝廷,但又因张九龄“以贤治国”斗不过李林甫的“以党营私”,随之张九龄的被逐,王维也产生了“自顾长无策,空知反旧林”的愿望.安史之乱时,王维被迫做了“伪官”;当时,他发出:“万户伤心生淹淹,百官何El再朝天?”的沉痛感慨!“安史之乱”平定以后,王维在其弟的力保下,虽未处罚,官复原职,但仕途的坎坷,已使他心灰意冷,终于“退朝之后,焚香独望,以禅三诵为乐”.总之,孟浩然因仕途无路而隐逸;王维因仕途曲折而隐逸,两者殊途同归.共同的生活归宿使他们有相同的诗风——清淡.王孟作为清淡派的诗人,最早见于胡应麟的《诗薮》.清淡诗篇由田园之乐,山水之美这两条经纬线交织而成.盂浩然常以襄阳江村以及作者本人为原型,经过典型化创作,成功创作了一个优雅的意境以及与这一意境相协调的风神散朗的抒情主人公形象.如《过故人庄》,“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待到阳日,还来就菊花.”此诗写了宾主宴饮的情景与纯真的友谊,表现了田园生活的一个侧面,袒露了他对田园生活的愉悦与陶醉之情.此诗对仗工整,但不流于纤巧,写境浑成而不伤于刻画.孟浩然擅长田园之乐的诗篇创作,王维呢?则擅长山水之美的诗篇创作.如《山居秋暝》:“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此诗洋溢着诗情画意,最能体现王维诗中有画的特点.诗人在有限的篇幅中,选择最富有感染力的自然景色和山色风光,以灵活多变的手法交织成一幅清新和谐、宁静高远的图画,借以表现山水之美.诗中描绘的清新、美好的生活画面,反衬出诗人对官场的厌恶,而映现在画面中的泉水、翠竹、莲花,既是诗人高尚情操的写照,也是对诗人所追求的理想境界的烘托.下面谈谈王孟诗风的不同点.一、从内容看,王维反映生活的深广度虽有限,却比孟诗略胜一筹.孟诗的题材领域狭窄些,除田园山水诗之外还抒写仕与隐的矛盾痛苦.王诗既有山水田园之作,又有抒发理想抱负之作,也有讴歌边塞将士之作,揭露社会现实之作,宣传佛家教义之怍以及倾诉妇女怨情之作.孟诗以自我为中心收拢起来,王诗以自我为中心辐射开去.二、从情调看,王孟都乐于表现隐逸生活的闲适逸趣.但王诗往往夹杂着“幽冷寂灭”的心绪,孟诗往往夹杂着耿介郁勃的心态.如孟浩然《晚春卧疾寄张八小容》,“林园久不游,草木一何盛!狭径花将尽,闲庭竹归净.翠雨戏兰苕,赤贞鳞动荷杨.世途皆自媚,流俗寡相知.贾谊才空逸,安仁鬓欲丝.”此诗写晚春游园的景色,笔调清新、闲雅,表达了“知音难觅,功业无望”的 惆怅.孟诗《与诸子登岘山》“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水落鱼梁浅,矢寒梦泽深.羊公碑尚在,谈罢泪沾襟.”此诗表露了诗人自叹不如羊祜的心情.王维,外貌不及孟浩然旷达、飘逸,但静默淡泊.王维在观赏景物时,外在表现为不喜用”剪红刻翠之语”,而用“色淡神寒之词”,常用“静、冷、淡、清”等字词.如《清豁》,“声喧乱石中,色静深松里.”又如:《过香积寺》,“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王维的“色淡神寒之词”与王维信佛教有关,有人说王维“当代诗匠,又精禅理.”王维强调用心灵的自我解脱来克服现世的苦难.他在诗中所表现的“空”、“寂”、“闲”的境界,正反映了这种“自性清净”的追求.如《渭川田家》:“斜光照虚落,穷巷牛羊归.野老念牧童,倚仗候荆扉.雉够麦苗秀,蚕眠桑叶稀.田夫荷锄至,相见语依依.即此羡闲逸,怅然吟式微”.还有《淇上即事田园》:“屏居淇水上,东野旷无山.日隐桑枯外,河明闾井间.牧童望村去,猎犬随人还.静者亦何事,荆扉乘昼关.”若论意境的浑成,固然得力于禅法的运用,但这样表现农家景象和田园生活,完全看不到当时农村中重赋酷役、土地兼并,民生凋敝、户口流亡的现实情景,只是一派宁静闲逸的牧歌式的氛围.三、从意境看,王维主张寓主观于客观,造成画面的和谐和美感,但孟诗往往于情与景,水**融.而王诗除。

2. 比较分析王维与孟浩然诗歌的异同

王维、孟浩然是唐开元、天宝年间山水田园诗派的代表.本文就王孟诗风的相同之处和不同之别谈点粗浅的认识.首先谈王孟诗风的相同之处.说到王孟诗风不能不说王孟的共同生活归宿—— 隐逸.在古人的心目中,孟浩然是天生的隐士.其实不然,王维曾写:“襄阳之状,颀而长,峭而瘦,衣白袍⋯⋯”王士源写孟浩然:“骨貌淑秀、风神散朗.”孟浩然自己也有《抒怀贻京邑故人》“惟先自邹鲁,家世重儒风.三十既而立,嗟吁命不通⋯⋯感激遂弹冠,安能守固穷?当涂诉知己,投刺匪求蒙”在《洗然亭竹亭》里:“吾与二三子,平生结交深.俱怀鸿鹄志,共有鹤鸽心.逸气假毫翰,清风在竹林,达是酒中趣,琴上偶然音.”孟浩然曾给张九龄写《望洞庭湖赠张丞相》“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可见,孟浩然不是天生的高士隐士,他憧憬、渴望过仕途,然而却因种种的原因使他在仕与隐的矛盾中过日子,看他飘逸、出世,其实不然.王维,是中国文学史上多才多艺的文人.他21岁考取进士,曾任过太乐丞,因故被贬后,受张九龄的提拔重回朝廷,但又因张九龄“以贤治国”斗不过李林甫的“以党营私”,随之张九龄的被逐,王维也产生了“自顾长无策,空知反旧林”的愿望.安史之乱时,王维被迫做了“伪官”;当时,他发出:“万户伤心生淹淹,百官何El再朝天?”的沉痛感慨!“安史之乱”平定以后,王维在其弟的力保下,虽未处罚,官复原职,但仕途的坎坷,已使他心灰意冷,终于“退朝之后,焚香独望,以禅三诵为乐”.总之,孟浩然因仕途无路而隐逸;王维因仕途曲折而隐逸,两者殊途同归.共同的生活归宿使他们有相同的诗风——清淡.王孟作为清淡派的诗人,最早见于胡应麟的《诗薮》.清淡诗篇由田园之乐,山水之美这两条经纬线交织而成.盂浩然常以襄阳江村以及作者本人为原型,经过典型化创作,成功创作了一个优雅的意境以及与这一意境相协调的风神散朗的抒情主人公形象.如《过故人庄》,“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待到阳日,还来就菊花.”此诗写了宾主宴饮的情景与纯真的友谊,表现了田园生活的一个侧面,袒露了他对田园生活的愉悦与陶醉之情.此诗对仗工整,但不流于纤巧,写境浑成而不伤于刻画.孟浩然擅长田园之乐的诗篇创作,王维呢?则擅长山水之美的诗篇创作.如《山居秋暝》:“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此诗洋溢着诗情画意,最能体现王维诗中有画的特点.诗人在有限的篇幅中,选择最富有感染力的自然景色和山色风光,以灵活多变的手法交织成一幅清新和谐、宁静高远的图画,借以表现山水之美.诗中描绘的清新、美好的生活画面,反衬出诗人对官场的厌恶,而映现在画面中的泉水、翠竹、莲花,既是诗人高尚情操的写照,也是对诗人所追求的理想境界的烘托.下面谈谈王孟诗风的不同点.一、从内容看,王维反映生活的深广度虽有限,却比孟诗略胜一筹.孟诗的题材领域狭窄些,除田园山水诗之外还抒写仕与隐的矛盾痛苦.王诗既有山水田园之作,又有抒发理想抱负之作,也有讴歌边塞将士之作,揭露社会现实之作,宣传佛家教义之怍以及倾诉妇女怨情之作.孟诗以自我为中心收拢起来,王诗以自我为中心辐射开去.二、从情调看,王孟都乐于表现隐逸生活的闲适逸趣.但王诗往往夹杂着“幽冷寂灭”的心绪,孟诗往往夹杂着耿介郁勃的心态.如孟浩然《晚春卧疾寄张八小容》,“林园久不游,草木一何盛!狭径花将尽,闲庭竹归净.翠雨戏兰苕,赤贞鳞动荷杨.世途皆自媚,流俗寡相知.贾谊才空逸,安仁鬓欲丝.”此诗写晚春游园的景色,笔调清新、闲雅,表达了“知音难觅,功业无望”的惆怅.孟诗《与诸子登岘山》“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水落鱼梁浅,矢寒梦泽深.羊公碑尚在,谈罢泪沾襟.”此诗表露了诗人自叹不如羊祜的心情.王维,外貌不及孟浩然旷达、飘逸,但静默淡泊.王维在观赏景物时,外在表现为不喜用”剪红刻翠之语”,而用“色淡神寒之词”,常用“静、冷、淡、清”等字词.如《清豁》,“声喧乱石中,色静深松里.”又如:《过香积寺》,“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王维的“色淡神寒之词”与王维信佛教有关,有人说王维“当代诗匠,又精禅理.”王维强调用心灵的自我解脱来克服现世的苦难.他在诗中所表现的“空”、“寂”、“闲”的境界,正反映了这种“自性清净”的追求.如《渭川田家》:“斜光照虚落,穷巷牛羊归.野老念牧童,倚仗候荆扉.雉够麦苗秀,蚕眠桑叶稀.田夫荷锄至,相见语依依.即此羡闲逸,怅然吟式微”.还有《淇上即事田园》:“屏居淇水上,东野旷无山.日隐桑枯外,河明闾井间.牧童望村去,猎犬随人还.静者亦何事,荆扉乘昼关.”若论意境的浑成,固然得力于禅法的运用,但这样表现农家景象和田园生活,完全看不到当时农村中重赋酷役、土地兼并,民生凋敝、户口流亡的现实情景,只是一派宁静闲逸的牧歌式的氛围.三、从意境看,王维主张寓主观于客观,造成画面的和谐和美感,但孟诗往往于情与景,水**融.而王诗除。

3. 王维,孟浩然的山水田园诗作的异同

1、王维孟浩然的山水田园诗同属“清派”,但孟浩然的风格更显清淡。孟浩然的山水诗创作,明显

地受谢灵运和张九龄的影响,其清淡风格一脉相承。

2、王维是南宗画派的宗师,其山水田园诗追求音律美和气韵美,孟浩然山水田园诗向人们展示的自

然与人文之美,具有浓厚的地域文化色彩。

3、王维晚年隐居嵩山和终南山,经营归隐的辋川别业,他诗中景物,多为山中之景。而孟浩然一生

多次出游,而且偏爱水行,在乘舟漫游吴越水乡的时候遇景入咏。

4、王维的山水田园诗蕴涵着意味深长的佛理禅趣,孟浩然诗中则禅趣全无。

5、在抒情方式上,孟诗重主观抒情,王诗重客观描绘;在创作技艺上,孟诗重在诗法,平畅疏朗,

王诗融汇诗画,精密雅致;在体裁上,孟诗重五言,王诗众体兼工;在风格上,孟诗更显疏淡、朴

素,王诗则于冲淡之外别有精工秀丽。

扩展资料:

王维山水田园诗的艺术特点:

(1)王维的山水田园诗是诗情与画意的高度统一。苏轼曾评论说:“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东坡志林》)他善于发现和捕捉自然景物的形象特征和状态,以画家的绘画技巧去构图和选择色彩,并将诗人对自然的独特的情感体验和审美感受及精神境界/融入到景物之中,创造出优雅秀美的艺术境界。

(2)王维的山水田园诗,其中有些诗在幽邃、寂静、空灵的艺术境界中,直接透入了禅宗佛理的观照,是禅意、禅趣在诗境中的艺术体现。

(3)王维的山水田园诗,既有陶渊明诗歌的浑然天成的艺术境界,也有谢灵运诗歌的细致精工的刻写。语言清新明快,洁净洗凝练,是朴素平淡与典雅秀美的完美结合。而且语言具有极强的艺术表现力。

孟浩然山水田园诗的艺术特点:

(1)孟浩然的山水田园诗的风格大多是平和冲淡,清新自然,不尚雕饰,而又能超凡拔俗。沈德潜评论说:“孟诗胜人处,每无意求工,而清超越俗,正复出人意表。”(《唐诗别裁》)闻一多说:“淡得看不见诗了,才是真正孟浩然的诗。”(《唐诗杂论》)他的田园诗写得平淡自然、质朴真淳,富有生活气息,如《过故人庄》农家的淳朴生活和乡村的自然景色,在淡淡的笔墨中都表现得十分自然而亲切,深受陶渊明的诗风影响。但孟浩然的山水诗也有写得气象雄浑、境界阔大的,如《临洞庭湖赠张丞相》。

(2)孟浩然的诗歌语淡而味浓,正如沈德潜所论:“襄阳诗从静悟得之,故语淡而味终不薄。”(《唐诗别裁》)他的诗歌善于运用平淡的语言,融入个人的主观感受和情感意蕴,创造出清远拔俗的艺术境界,蕴含了浓厚的诗歌情致韵味。

参考文献:百度百科-山水田园诗派

4. 王维与孟浩然山水田园诗的相同之处是什么

王孟山水诗派 山水田园诗派,是盛唐时期的两大诗派之一,这一诗派是陶渊明\谢灵运\谢药的后继者,这一诗派的诗人以擅长描绘山水田园风光而著称,在艺术风格上也比较接近,通过描绘幽静的景色,借以反映其宁静的心境,或隐逸的思想,因而被称为"山水田园诗派".其主要作家是,孟浩然\王维\常健\祖咏\裴迪等人,其中成就最高,影响最大的是王维和孟浩然,也成为"王孟". 孟浩然的山水田园诗大多运用五言格律的形式写作,在当时已极富盛名.在他的诗中有壮阔山川景色的描绘,有山林隐逸者幽居情景的描写,有旅途情景的叙述,也有田园农家的生活的反映.如<望洞庭湖赠张丞相>中的"八月湖水平,涵虚混太清".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诗人从大处落墨,格调雄浑,气势磅礴,洞庭湖壮丽雄伟的景色得到了含蓄而有力的表现. 王维是盛唐山水田园诗派成就最高的诗人.他的诗极富诗情画意,宋代大文豪苏轼曾高度评价: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从此,"诗中有画"就成了王维诗的定评. 王维的山水田园诗变化多恣,具有不同的风格与情调.有时气魄宏大\意境开阔,有时刻画细腻,引人深思,有时生动逼真,有时含蓄凝练.王维还善于来用多种色彩,生动地表现大自然的景象,如<辋川别业>"雨中草色绿甚染,水上桃花红欲然""灰白的雨幕,碧绿的草地,粉红的桃花,交错组合,构成了一幅绚丽多彩的山川春晓图,确实是诗中有画",令人陶醉. 王维与孟浩然都是擅长写田园诗歌,形成盛唐时期著名的山水田园诗派的代表人物,田园诗派也被称为王孟诗派。

可见其影响之大,才气之高。两人虽然都以山水田园见长,但两人之间也有所不同。

孟诗随有大自然清新宁静之美,却也常含淡淡的伤惜之情,而王诗则不同,是一种静谧闲适超尘决俗的意境,常含佛理。清代诗评家沈德潜在品评二人时,称赞孟诗“语淡而味终不薄”,而王诗“不用禅语,时得禅理”。

孟浩然的诗我们还可以读出味来,而王维的诗却是“空”,渗透着禅理。我想这与他们的经历有关系吧。

我们先看一看他们所生活的时代。这正是盛唐时期,当时唐朝的文化达到了其顶峰。

这个时期正是先从武则天手上夺回李唐江山并走向鼎盛的时期,也是大唐帝国由盛至衰的过程,政治开始走向衰落。初期唐玄宗李隆基任用姚崇、宋璟为宰相,抑制贵戚近幸,朝无弊政,请谒不行。

大唐帝国的国势复震塞外,军事上达到鼎盛。从此以为天下太平,就纵情于声色犬马之娱。

后来又任用李林甫、杨国宗等人为宰相,自此国势开始衰微。乃至于最后发送安禄山叛乱,大唐帝国的国威从此就衰败了。

王维(701~761),字摩诘,祖籍太原,开元九年(721)进士。任太乐丞,后转尚书右丞,故世称“王右丞”。

王维前期的诗大都反映了现实,有着较进步的政治倾向。后期则多是描绘田园山水,鲜明的反映了他逃避现实的消极情绪。

王维是唐代具有多方面艺术才能的杰出诗人,他工诗善画,又精通音乐,并能以画、乐之理融会于诗中。王维生长在一个崇佛的家庭,其母崔氏虔诚奉佛,对王维的宗教信仰和后来的隐居生活有重要的影响。

孟浩然(689~740),襄阳人。早岁隐居家乡的鹿门山,闭门读书,以诗自娱,后往吴越等地漫游。

他的诗多写山林静趣和怀材不遇的苦闷。由于生活面窄,诗中所反映的社会现实不多,但其艺术造诣较高,写景诗有不少刻画入微的名句。

我们来读一读他们的几首诗。先看王维的一首诗《酬张少府》:晚年惟好静,万事不关心。

自顾无长策,空知返旧林。松风吹解带,山月照弹琴。

君问穷通理,渔歌入浦深。写的正是晚年的王维在厌恶官场之后,在山水中寻找心灵寄托。

在浅显平白易懂的叙述中道出自己的禅趣,静谧闲适的意境更是透露出作者的禅意。这正是王维深悟了佛教禅宗的养性之道。

再来读一首孟浩然的诗《岁暮归南山》:北阙休上书,南山归敝庐。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

白发催年老,青阳逼岁除。永怀愁不寐,松月夜窗墟。

据说孟浩然就是因为这一首诗而被逐出宫廷的。一日唐玄宗要听孟浩然的新诗,孟浩然就随口吟了一首新作,当唐玄宗听到“不才明主弃”一句时就勃然大怒,因此孟浩然一被逐出了宫。

孟浩然一生未能考取进士,深以为憾,这首诗正是透露出了他的遗憾,暗暗也含有幽怨之色。我所举例的两首诗并不是他们的得意之作,但我想这却能很好的感受他们的心境的不同。

进士作为当时最吸引读书人的名衔,是每一个读书人所梦寐以求的。孟浩然终生未中,而王维在21岁时就中了进士,后又官至右丞。

孟浩然至多也是作过幕僚。我想这是他们的诗在意境上发生区别的重要原因。

孟浩然是因为不能进入官场而生隐居之意,但心中却也有淡淡的向往。王维是因为对官场的厌恶,以及早年的佛教影响而隐居。

可以说他们同为田园诗派的代表,却也透露出了各自的不同意境。可以说他们的诗都有很多可以细细品味的东西,愿与大家共同探讨。

5. 王维孟浩然诗歌有什么异同

陈清/谈王孟诗风的异同 谈王孟诗风的异同(作者:陈 清) 王维、孟浩然是唐开元、天宝年间山水田园诗派的代表。

本文就王孟诗风的相同之处和不同之别谈点粗浅的认识。首先谈王孟诗风的相同之处。

说到王孟诗风不能不说王孟的共同生活归宿—— 隐逸。在古人的心目中,孟浩然是天生的隐士。

其实不然,王维曾写:“襄阳之状,颀而长,峭而瘦,衣白袍⋯⋯”王士源写孟浩然:“骨貌淑秀、风神散朗。”孟浩然自己也有《抒怀贻京邑故人》“惟先自邹鲁,家世重儒风。

三十既而立,嗟吁命不通⋯⋯感激遂弹冠,安能守固穷?当涂诉知己,投刺匪求蒙”在《洗然亭竹亭》里:“吾与二三子,平生结交深。俱怀鸿 鹄志,共有鹤鸽心。

逸气假毫翰,清风在竹林,达是酒中趣,琴上偶然音。”孟浩然曾给张九龄写《望洞庭湖赠张丞相》“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

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可见,孟浩然不是天生的高士隐士,他憧憬、渴望过仕途,然而却因种种的原因使他在仕与隐的矛盾中过日子,看他飘逸、出世,其实不然。

王维,是中国文学史上多才多艺的文人。他21岁考取进士,曾任过太乐丞,因故被贬后,受张九龄的提拔重回朝廷,但又因张九龄“以贤治国”斗不过李林甫的“以党营私”,随之张九龄的被逐,王维也产生了“自顾长无策,空知反旧林”的愿望。

安史之乱时,王维被迫做了“伪官”;当时,他发出:“万户伤心生淹淹,百官何El再朝天?”的沉痛感慨!“安史之乱”平定以后,王维在其弟的力保下,虽未处罚,官复原职,但仕途的坎坷,已使他心灰意冷,终于“退朝之后,焚香独望,以禅三诵为乐”。总之,孟浩然因仕途无路而隐逸;王维因仕途曲折而隐逸,两者殊途同归。

共同的生活归宿使他们有相同的诗风——清淡。王孟作为清淡派的诗人,最早见于胡应麟的《诗薮》。

清淡诗篇由田园之乐,山水之美这两条经纬线交织而成。盂浩然常以襄阳江村以及作者本人为原型,经过典型化创作,成功创作了一个优雅的意境以及与这一意境相协调的风神散朗的抒情主人公形象。

如《过故人庄》,“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待到阳日,还来就菊花。”

此诗写了宾主宴饮的情景与纯真的友谊,表现了田园生活的一个侧面,袒露了他对田园生活的愉悦与陶醉之情。此诗对仗工整,但不流于纤巧,写境浑成而不伤于刻画。

孟浩然擅长田园之乐的诗篇创作,王维呢?则擅长山水之美的诗篇创作。如《山居秋暝》:“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此诗洋溢着诗情画意,最能体现王维诗中有画的特点。

诗人在有限的篇幅中,选择最富有感染力的自然景色和山色风光,以灵活多变的手法交织成一幅清新和谐、宁静高远的图画,借以表现山水之美。诗中描绘的清新、美好的生活画面,反衬出诗人对官场的厌恶,而映现在画面中的泉水、翠竹、莲花,既是诗人高尚情操的写照,也是对诗人所追求的理想境界的烘托。

下面谈谈王孟诗风的不同点。一、从内容看,王维反映生活的深广度虽有限,却比孟诗略胜一筹。

孟诗的题材领域狭窄些,除田园山水诗之外还抒写仕与隐的矛盾痛苦。王诗既有山水田园之作,又有抒发理想抱负之作,也有讴歌边塞将士之作,揭露社会现实之作,宣传佛家教义之怍以及倾诉妇女怨情之作。

孟诗以自我为中心收拢起来,王诗以自我为中心辐射开去。二、从情调看,王孟都乐于表现隐逸生活的闲适逸趣。

但王诗往往夹杂着“幽冷寂灭”的心绪,孟诗往往夹杂着耿介郁勃的心态。如孟浩然《晚春卧疾寄张八小容》,“林园久不游,草木一何盛!狭径花将尽,闲庭竹归净。

翠雨戏兰苕,赤贞鳞动荷杨。世途皆自媚,流俗寡相知。

贾谊才空逸,安仁鬓欲丝。”此诗写晚春游园的景色,笔调清新、闲雅,表达了“知音难觅,功业无望”的 惆怅。

孟诗《与诸子登岘山》“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

水落鱼梁浅,矢寒梦泽深。羊公碑尚在,谈罢泪沾襟。”

此诗表露了诗人自叹不如羊祜的心情。王维,外貌不及孟浩然旷达、飘逸,但静默淡泊。

王维在观赏景物时,外在表现为不喜用”剪红刻翠之语”,而用“色淡神寒之词”,常用“静、冷、淡、清”等字词。如《清豁》,“声喧乱石中,色静深松里。”

又如:《过香积寺》,“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王维的“色淡神寒之词”与王维信佛教有关,有人说王维“当代诗匠,又精禅理。”

王维强调用心灵的自我解脱来克服现世的苦难。他在诗中所表现的“空”、“寂”、“闲”的境界,正反映了这种“自性清净”的追求。

如《渭川田家》:“斜光照虚落,穷巷牛羊归。野老念牧童,倚仗候荆扉。

雉够麦苗秀,蚕眠桑叶稀。田夫荷锄至,相见语依依。

即此羡闲逸,怅然吟式微”。还有《淇上即事田园》:“屏居淇水上,东野旷无山。

日隐桑枯外,河明闾井间。牧童望村去,猎犬随人还。

静者亦何事,荆扉乘昼关。”若论意境的浑成,固然得力于禅法的运用,但这样表现农家景象和田园生活,完全看不到当时农村中重赋酷役、土地兼并,。

6. 描写田园景色的诗(王维和孟浩然的)

王维描绘田园风景的诗作 有《赠裴十迪》、《春中田园作》、《新晴野望》、《渭川田家》、《田家》、《淇上田园即事》、《田园乐》 等10多首,勾画了农村平凡而美丽的日常风光.王维把 农家生活写得非常和平宁静,将田夫野老写成了悠闲自 得的隐士式的人物,以这些诗歌表现了自己对于闲适生 活的喜爱. 斜光照墟落,穷巷牛羊归. 野老念牧童,倚杖候荆扉. 雉雊麦苗秀,蚕眠桑叶稀. 田夫荷锄立,相见语依依. 即此羡闲逸,怅然吟式微. 这首诗是描写田家闲逸的.诗人面对夕阳西下,夜幕降临,恬然自得的田家晚归景致,顿生羡慕之情. 开头四句,写田家日暮时一种闲逸景象.五、六两句写农事.七、八句写农夫闲暇.最后两句写因闲逸而生羡情.全诗用白描手法,描绘了渭河流域初夏乡村的黄昏景色,清新自然,诗意盎然. 村庄处处披满夕阳余辉,牛羊沿着深巷纷纷回归.老叟惦念着放牧的孙儿,柱杖等候在自家的柴扉.雉鸡鸣叫麦儿即将抽穗,蚕儿成眠桑叶已经薄稀.农夫们荷锄回到了村里,相见欢声笑语恋恋依依.如此安逸怎不叫我羡慕?我不禁怅然地吟起《式微》. 屋上春鸠鸣. 村边杏花白. 持斧伐远扬. 荷锄觇泉脉. 归(一作新)燕识故(一作旧)巢. 旧(一作故)人看新历. 临觞忽不御. 惆怅远行(一作送远)客. 【诗文解释】 屋上有一只喜鸠在鸣叫,村边开着大片的白色杏花.手持斧子去整理桑树那长长的枝条,扛起锄头去察看泉水的通路.去年的燕子飞回来了,好像认识它的旧巢.屋里的旧主人在翻看新年的日历.举杯欲饮,又停了下来,想到离开家园作客在外的人,不由惆怅惋惜. 孟浩然的田园诗数量不多,但生活气息浓厚,如《过故人庄》、《游精思观回,王白云在后》等,农家生活的简朴,故人情谊的深厚,乡村气氛的和谐,都给人留下难以忘怀的印象. 过故人庄 孟浩然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译诗:这是一首田园诗,描写农家恬静闲适的生活情景,也写老朋友的情谊.诗由“邀”到“至”到 “望”又到“约”一径写去,自然流畅.语言朴实无华,意境清新隽永. 老友备好了黄米饭和烧鸡,邀我做客到他朴实的田家.村子外边是一圈绿树环抱,郊外是苍翠的小山包平斜.推开窗户迎面是田地场圃,把酒对饮闲聊着耕作桑麻.等到九月重阳节的那一天,再一次来品尝菊花酒好啦! 「游精思观回,王白云在后」孟浩然 出谷未停午,到家日已曛.回瞻下山路,但见牛羊群. 樵子暗相失,草虫寒不闻.衡门犹未掩,伫立望夫君. 译诗:诗写与友人王迥结伴同游精思观,回来后才发现失伴,表现出等待、企盼之情.首联从“未亭午”至“日已曛”,写出游览时间甚长,可见景色迷人,已为流连光景而两相走失埋下伏笔.颔联写发现失伴,回首归路,只见牛羊,意即不见王迥,已含企盼之情.颈联写薄暮见闻,而以人之失影、虫之失声暗喻失落心绪.尾联通过意外失伴于等待中感受景物环境,在独特的心绪中摄照景致,表情自然而景随情生.。

7. 论王维和孟浩然山水田园诗风格的不同

孟浩然的山水田园诗大多运用五言格律的形式写作.在他的诗中有壮阔山川景色的描绘,有山林隐逸者幽居情景的描写,有旅途情景的叙述,也有田园农家的生活的反映.

王维是盛唐山水田园诗派成就最高的诗人.他的诗极富诗情画意,宋代大文豪苏轼曾高度评价: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从此,"诗中有画"就成了王维诗的定评. 王维的山水田园诗变化多恣,具有不同的风格与情调.有时气魄宏大\意境开阔,有时刻画细腻,引人深思,有时生动逼真,有时含蓄凝练.王维还善于来用多种色彩,生动地表现大自然的景象.

王维与孟浩然都是擅长写田园诗歌,两人虽然都以山水田园见长,但两人之间也有所不同.孟诗随有大自然清新宁静之美,却也常含淡淡的伤惜之情,而王诗则不同,是一种静谧闲适超尘决俗的意境,常含佛理.清代诗评家沈德潜在品评二人时,称赞孟诗“语淡而味终不薄”,而王诗“不用禅语,时得禅理”.孟浩然的诗我们还可以读出味来,而王维的诗却是“空”,渗透着禅理.

陶渊明的诗最突出的特点便是平淡自然与深厚醇美的统一.他的田园诗写的是平淡的田园风光和日常的农村生活,反映的是归隐后恬淡的心境与情趣.在表现方法上,这些诗歌多用白描手法,语言朴素自然,少见华丽,但这并不意味着平淡无味.在田园诗平淡的描写中蕴含着陶渊明对生活的热爱和对自然的热爱,表现出他美好的人格和崇高的理想.同时陶渊明的田园诗还富有意境,所选的景物多具有鲜明的特征,且饱含着诗人的感情,体现了诗人的个性特征.陶诗还善于将深刻的哲理融入诗歌的形象中,使平凡的素材表现出不平凡的意境.

8. 王维孟浩然诗歌的异同

自己才疏学浅,特推荐一篇评价论文,不是我写的,但我认为不错,供你参考。

唐诗是中国古典诗歌的高峰,盛唐诗乃是这座高峰的顶点。在盛唐诗坛的绚丽星空中,拥有“诗仙”李白、“诗圣”杜甫、“诗佛”王维等众多巨星。

而山水田园诗就是一条绚丽壮阔的星河。王维和孟浩然正是盛唐山水田园诗的杰出代表,被后人并称“王孟”。

王、孟二人继承了陶渊明的田园诗和谢灵运的山水诗艺术,在学习借鉴中熔铸创新,他们把山水和田园、写景与抒情有机地融合起来,创作出许多形象鲜明、意境高远、语言精炼优美、风格和情调丰富多彩的诗歌,从而大大地推进了我国山水田园诗的发展,使它进入了全盛时期,展现出来艺术成熟、宛若云蒸霞蔚的绚丽景象。王孟作为同一流派,其艺术上有许多相同处,但亦有其相异处。

现在主要比较他们之间的差异。王维诗中,诗人的自我形象与外界景物融成一体,作者的个性与自然达到完美的契合,他善于通过景物的描写表现个人的感情。

孟浩然诗中,诗人的形象是独立的,并不断地在所描写的自然环境中活动着,作者的感情是直抒出来的。这种抒发往往淡而有致,余味无穷。

王维的山水田园诗描绘缤纷多彩的大自然,具有多样的意境和风格。诗人抒写观赏美景的愉快心情,袒露热爱生活、热爱祖国雄秀山川的胸怀。

他的潇洒风神、闲逸心境与外界景物完全融为一体,他的个性与自然达到完美的结合。王维尤其致力于情思的浓缩和景物的净化,诗的兴象玲珑,意境纯净,乃至到了通体透明的程度。

他善于精选富有特征的细节,准确传神地刻画出不同自然山水的鲜明个性。例如,《终南山》写终南山高峻阔大,雄伟幽深;《华岳》写华山连天积翠神奇瑰丽。

这一类诗气象峥嵘、意境壮阔,宛若大笔挥洒出巨幅山水全景图,显出崇高的美感。孟浩然的山水田园诗,更贴近自己的生活。

如《过故人庄》:“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出现在孟浩然诗里的景物描写,常常就是他生活环境的一部分,带有即兴而发,不假雕琢的特点。如《春晓》写自己春晓时的感觉,不经意的猜想中透露出明媚宜人的大好春光,似有惋惜之情,却无迹可寻。

诗语自然纯净而采秀内映,相较而言,似比王维的诗更显淳朴,更接近陶渊明诗豪华落尽见真淳的境界。王维的诗,静中有动,往往以动显静,写出“鸟鸣山更幽”的意境。

孟诗中首先使人感觉到的是诗人感性的波动,他所描绘的景物都往往是静美的,万籁俱寂的意境。王维精通音乐,又擅长绘画,在描写自然山水的诗里,创造出“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明秀诗境。

如《山居秋暝》:在清新宁静而生机盎然的自然山水中,诗人感受到了万物生生不息的生之乐趣,精神升华到了空明无滞碍的境界,自然的美与心境的美完全融为一体,创造出如水月镜花般不假雕饰的纯美诗境。孟诗的意境总是存在于相对封闭的空间中,未读完全诗往往就感受到其视境的局促。

如其《宿桐庐江寄可陵旧游》:开头两句,视境犹广,而三四两句则立即将视境收回,而停留于眼前可见的景物中,象《望洞庭湖赠张丞相》一诗中所显现的阔大的视境在孟诗中是不常见的。王维诗以清秀精工著称,语言锤炼,时有警策之句,醒人耳目的“诗眼”;对景物的描摹,则善于彩绘。

孟诗清新自然,篇幅大多短小,语言平淡,擅长白描手法。王维诗歌语言,丰缛而不华靡,精美而不雕饰,明净而不浅露,自然而不拙直,染得陶渊明诗语言的“清腴”,却更有色泽和光彩。

因此,王维诗中常常出现千古流传的名句,如:“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有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山居秋暝》);“草枯鹰眼疾,雪尽马蹄轻”(《观猎》);“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劝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相思》);“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

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鸟鸣涧》);“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

(《鹿柴》)孟浩然的生活经历和人生体验比较单纯,使孟诗涉及的生活面狭窄;诗多为短篇,缺乏思想内涵深刻丰厚的长篇力作;一部分篇章艺术锤炼不足,显得直露、寒俭、平庸。可是孟浩然的山水田园诗更贴近日常生活,语言平淡自然,情味深厚,其真实、真率、真朴,真淳的风格,比王维的田园诗更接近陶诗神韵。

例如《过故人庄》将恬静优美的乡村景色和宾主间淳朴真诚的情谊表现得朴素自然,具有浓郁的生活气息;诗人运古体于五律之中,全篇自在流走,一气呵成,有陶渊明田园诗的风味,堪称古代田园诗中最动人的杰作。王孟并称,代表了唐代山水田园文学的最高水平,虽然两人在很多方面都不尽相同,但作为同一时代的人,其思想上还是有一些可以产生共鸣的地方的。

而也正是由于有了这样一些同与不同,唐诗才会百花齐放,使得唐一代的诗歌达到了中国封建社会的最高峰。 因为字数有限制,所以举例的诗只写了题目,诗文被我删了,见谅。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45 人参与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还可以关注微信哦~